□本報記者劉建
  夏日里,不少上海市民發現馬路上、人行道上出現了新一輪“圈地運動”,不是設攤經營而是健身運動。為健身而封路“圈地”,會影響正常的交通秩序,顯然是違反規定的,但從另一方面也反映出市中心公共運動場地存在不足的困局。
  如何在寸土寸金的市中心規劃好體育場地建設,是城市管理部門面臨的問題。
  馬路“變身”羽毛球場
  不久前,在上海市虹口區四川北路附近的邢家橋南路,有居民在馬路中央拉起網,地上畫好線,直接“封路”打起羽毛球,使得過往車輛被迫逆向行駛。
  附近居民告訴記者,被圈為羽毛球場地的區域位於邢家橋南路與衡水路交匯口處,球網的一頭系在了輕軌基座上,另一頭就綁在路邊的樹幹上。球場的出現讓機動車無法通行,而不少騎自行車、助動車路過的人也只能借人行道通過。
  “只要不下大雨,基本上每天晚上7點多就有人來打球,要打到晚上10點左右。打球的人還在路面上用油漆畫了兩個羽毛球場地,我就住在對面的小區里,打球的人從最初的一兩個人到現在的三四組人,越來越多了。”附近居民說。
  據周邊的居民反映,這條車道雖然不通公交車,但因為一前一後連接兩條主幹道,即便是在晚上,這條路上的機動車、非機動車還是很多。
  “現在是越來越不像話了,怎麼可以直接在馬路上拉球網呢,馬路又不是他們的私家球場。”開車經過此處的盧先生告訴記者,他就住在附近,這條路是他每天下班回家的必經之路。
  盧先生說:“以前也看到有人在馬路上打羽毛球的,但是有車經過,你按幾下喇叭,他們還會讓開。可現在,不管你再怎麼按,他們也不會理你,照樣打他的球。”
  經過瞭解,記者發現,在此處拉網打球的並非都是居住在周邊的居民,其中不乏有騎自行車來的。事實上,占道運動健身的情況在上海的夜間並不少見,無論是廣場舞還是打羽毛球,只要是馬路邊稍寬敞的地方或者是人行道上隨處可見。
  居民拉網封路屬違規
  對於邢家橋南路上居民夜間拉網封路打羽毛球的情況,虹口區四川北路街道城管科工作人員說:“市民運動占道不同於夜排檔占道經營,這是否屬於城管管轄範圍,還需要去瞭解具體情況。至於居民私自在道路上劃線,這應該是市政部門管的。”
  “根據《城市道路管理條例》規定,未經市政工程行政主管部門和公安交通管理部門批准,任何單位或者個人不得占用或者挖掘城市道路。所以說,居民私自拉網封路占用城市道路這種行為肯定違規。”虹口區市政和水務管理署相關負責人表示,但是對於市政管理署來說,他們並沒有執法權,只能是勸阻這種違規行為,同時將相關情況反映給街道城管部門,由他們來進行處置。
  據瞭解,目前,四川北路街道城管部門已取締拉網封路的羽毛球場地,對地面劃線進行了清理,並指派一名協管員在附近巡邏。上海市公安局虹口分局交警支隊也表示,交管部門將會同有關部門在夜間加強對小支、靜僻道路的管理,一旦發現類似情況,將及時予以勸阻取締。
  市中心運動場地不足
  據拉網打球的居民說,選擇這種方式也是無奈之舉,“因為附近沒有可以打球、運動的地方,場館收費要60元,只好自己創造條件”。
  記者走訪後發現,在四川北路沿線有幾個運動場館,開放的公共運動場地人滿為患,市場化經營的運動場所收費又高。海倫路上的四川北路街道的文化活動中心,免費的乒乓房從早到晚都是客滿。“游泳池裡就像下餃子一樣,不要說游,轉個身都難。”從游泳館出來的餘先生坦言;精武健身中心二樓有兩個標準的羽毛球場地,場租費每小時40元;四川北路東寶興路路口,幾家健身會所的銷售員都在賣力地吆喝。上前一打聽,兩三千元的年費,讓許多運動愛好者望而卻步。
  “運動成本太高,只能偶爾享受。”一位市民說,承包給私人的運動場館一般只接受包場,花費在數十元至上百元不等,一般市民難以承受這樣的“高消費”。
  據瞭解,上海全市已建有一批公共運動場館(地),但中心城區和郊區的比例不平衡,市區僅占42%,中心城區的公共運動場地建設仍任重道遠。
  上海市靜安區體育局社會體育管理科陳科長說,靜安區位於市中心,土地資源十分緊張,想要建設一個規模較大的運動場地十分困難,因此只能想方設法進行健身場地的改造與建設。目前在凱迪克大廈的樓宇頂上建了空中運動場,在延平路昌平路綠地擠出了一個籠式足球場。
  上海市體育局有關人士認為,申城市中心地段由於地方狹小,重新建設運動場地會帶來極大的難度。“只能因地制宜,根據各區的不同情況,推出結合城市建設和綠地建設的同步規劃方式進行體育場地的建設”。
  (原標題: 公共運動場地不足成城市管理新難題)
創作者介紹

15/10

magiahdo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